梧桐小说,你那边有雨

推荐人:wohaizai 来源:韩文友 时间:2012-09-17 22:25 阅读:

父亲退休后,我就在县城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叫他和母亲去照管我的女儿念书。
  父亲听从了我的安排,毫不犹豫地就领着母亲和女儿走了。
  一去就是五年,大女儿由幼儿园上了三年级。小女儿还没满九个月就送到县城,现在已经上了幼儿园。
  可是有一天,父亲突然打来电话说:“儿子啊,房东不让住了,限两个月之内把房子腾出来。”
  我问:“为什么呀?”
  父亲说:“房东说他儿子要结婚,两个月后要开始装修房子。”
  我说:“租住人家的房子,没有理由不给人家腾出来。你赶快另外去找房子,争取在两个月之内给人家腾出来。”
  几天以后,父亲又打来电话说:“儿子啊,我跑遍了全城,也没有找到一处合适的房子。不是房子太大了就是太小了,再就是房价太高了。小小的两室一厅,张口就要两万,一分的价也还不下来。”
  我说:“再找找吧,我就不相信那么大个县城找不到房子!”
  又过了几天,父亲再次打来电话说:“儿子啊,实在找不到便宜房子。还是把两个孩子转回农村去上学吧,城里的房租太高了,我负担不起啊!”
  我说:“不行,孩子必须放在城里念书!”
  父亲说:“放在城里也行,只是你们要吃苦了,每年至少要拿出一万块钱来。”
  我苦笑一声说:“我哪拿得出钱来呀,打工我没本事,每年种点地,只能管饱肚子!”
  父亲说:“那咋办呢?”
  我蛮不讲理地说:“还能咋办?你想办法呗!”
  “我想办法?”父亲突然在电话里吼了起来,“我是去偷啊还是去抢啊?”
  我知道父亲很作难,每月就四千多块钱退休金,要吃饭,要穿衣,要供两个孩子上学,要叫水电费,要交物业管理费,要交卫生费,要交房租费,还要看病就医,给两个孩子买学习资料,委实租不起那么贵的房子。
  我见父亲生气了,就好言说:“爸,你别生气,我这都是为两个孩子着想啊!城里的教学质量毕竟比农村好,如果让她们回农村来念书,说不定将来就像我一样啊!”
  我的话好像把父亲刺疼了,父亲半天没有作声,末了才长叹一声说:“这都怪我啊!我教了一辈子书,竟没有把你教出来!”
  我忙说:“爸,你别多心,我不是那意思!”
  “我不管你是啥意思,事实是明摆着的。”父亲语气沉重地说:“你的两个女儿渐渐大了,不可能老和我、和她奶奶睡在一起,至少也得组两室一厅的房子。房租一年两万,十年就是二十万,我心疼啊!”
  我说:“为了你两个孙女能把书念好,你就别心疼钱了!”
  父亲说:“那好吧,我继续去找。”
  又过了几日,父亲又打来电话说:“儿子啊,有个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我说:“啥事,你说。”
  父亲语气沉重地说:“你想啊,一年给人家两万,十年就要给人家二十万。如其这样,我们还不如买一套房子!”
  “买一套房子?”我吓了一跳,忙说:“一套房子几十万,我们买得起吗?”
  父亲叹了一口气说:“你别担心钱,我来想办法。”
  “原来你有存款呐!”我心里这样想,却没说出来。
  大约又过了半个月,母亲突然哭着打来电话说:“你快来吧,你爸死了!”
  啊?父亲好好的,咋突然就死了呢?
  犹如一个晴天霹雳,顿时把我打懵了。
  我摇晃了几下,泪水夺眶而出。
  父亲是我的依靠,也是我两个女儿的依靠。他死了,就等于断了我家的财源,也断了我的两个女儿在县城念书的财力保证。
  我来不及多想,就乘车赶到了县城。
  父亲静静地躺在床上,已经断了气。可他的眼睛瞪得老大,似乎是死不瞑目。
  他的脸是乌色的,嘴角在继续流着白沫。很显然,是服毒自杀。
  母亲把一封信递给我说:“这是你爸留给你的,你看看吧!”
  我拆开信,熟悉的笔体立即就映入了我的眼帘:“儿子,爸走了。爸没本事,一辈子也没有干成什么大事。尤其是把你没有培养出来,爸的内心非常有愧!为了能使你的两个女儿继续在县城念书,爸决定用自己的生命给你换一套房子。爸死后,国家能给几十个月的工资,你就用这个钱买房子吧!可能还不够,农村的房子就不要了吧。省政府有规定,农民进城买房,只要把农村的房子和土地都交给国家,就能享受七至十六万元的经济补贴。像我们家的情况,可能能享受十六万元。至于你们今后的生活,我也已经给你们作了安排。我已经跟一个超市和一个建筑工地签订了合同,他们同意你们到他们那里去上班。虽然工资不高,但紧紧巴巴地过日子还是够的。另外,你们一定要孝顺你妈。你妈跟着我受了一辈子罪,一天好日子也没过到。就说这些,你们好自为之吧!还有,我死以后,立即草草下葬,不得有任何铺排。父亲绝笔。”
  父亲太过激了,他怎么会想到死呢?即使是生活困难,那也用不着死啊?
  我顿时感到天旋地转,眼冒金星。无疑,父亲是我逼死的。我是混蛋!我是不孝子!
  但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下去。
  经过大半年的奔波,我终于买了一套房子,是两室一厅。
  但我住着却不安宁,一闭上眼睛,父亲的影子就在我的眼前晃动起来。
  

一天夜里,就要熄灯睡觉时,我突然有些想家,想念千里之外年迈的父母。我拨通了那串解密思念的数码,接电话的是父亲,他着实为我的深夜来电吃了一惊:出了什么事儿?我赶紧说没事,刚才突然想家,想说说话。说什么话,深更半夜的,你妈睡着了。威呢?是不是也睡了?父亲肯定还是怪我的来电不合时宜,但言语中掩饰不住意外的惊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