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不如不见

直到你长大,开始自己独立生活,遇到各样的坎坷。你才懂得他的不容易,睡不着的时候,你会想念他温暖的手掌牵着你走过的一个一个片段,你怀念他蓝格子手帕的清香,还有那些你坐在他自行车大梁的日子,还有,还有那些他骑着二八大梁的自行车带着你穿过的大街小巷……

       
你大概从来都不知道,我有多想见你一面。在有生之年,站在你面前,给你一个久违的微笑和拥抱。那么,我会忍住悲伤,心疼地原谅,全部的错失与浪费。

长大后的多少个日子,你一遍一遍的怀念从前,在梦里一遍一遍的想要回到从前,可是他已不在你的世界里。多少个梦里,你看见他坐在床头抚摸你额头的碎发,手掌的温度是那么真实,你笑着对他说:我愿用一切换你安康幸福,换你岁月长留。他笑了,他的笑容氤氲了你的梦境,醒来,他并不在。多少个梦里,你在路口遇见他,你欢喜的跑上前去,手舞足蹈的开心着,抽泣着,伸手拉着他的衣襟,一如你年幼的那些日子,你撒娇的问:我还是你的骄傲吗?你还在为我而担心吗?他挣脱你的手,匆匆的走远,你哭泣着醒来,他并不在。多少个梦里

关于你,我是知道极少的。如若你知道了,亲爱的父亲,你是否会甚觉遗憾,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对你一切却知之甚少。

你在街心的电话亭给他打电话,他的声音那么真切,你在电话这头哀求他,等我长大,等我长大。他在电话那头说:孩子,你已经长大了。你还想说,你想他了。可是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断线音。一个又一个梦醒来,他都不在,他没有陪着你慢慢长大成人,你没有细数他两鬓白发的幸福,你只有在一个一个不断终止的梦里重温他的爱,以及只有他才能给的幸福。

那么你呢?是否会在难捱的夜里无法入眠,一个人披着薄衣坐在夜灯下面细细翻看泛黄的老照片,看看当年年少的少年和美丽的女孩是否还在。

父亲,在你尚未成年的时候,你就开始这样称呼这位离你而去的人。你收起幼女的骄纵习气,开始习惯一种卑微,一种沉稳。你的眼角眉梢都透出成人的冷漠,你是失去庇护的幼苗。你逐渐忘了他的容颜,忘了他的味道,忘了他的声音。而你却越来越像他,你的为人,你的言行,你的脾气。你从来不和别人说起他,有人问起你的父母,你总是轻描淡写的带过,没有父亲的青春和成长是残缺的,你不愿意让别人揭开你的这道伤疤,你宁愿把这当做你命里带来的胎记。

你是否还能回想起当年你们的爱情,你是否对当年离开你的女孩还心怀怨尤,你是否还能记起当年那个幼小的婴孩。

你以为这样,你就会和别人一样的幸福。可是,你错了。你眼睛里的阴霾始终笼罩着你的前程,你嘴角下垂着的样子始终像是一个生活在委屈里的傀儡。你无时不刻的想要怀念过去,怀念那些完整的幸福和爱。时光是无情的,他总是急促的从你的记忆中驰向未来,你看不清自己的人生行程就这样与你的幸福、你的爱、你的快乐擦肩而过,急速的老去。

你亲爱的孩子啊,她已经长大了啊。她有与你一样的眼睛与鼻尖,有与你一样的掌纹与脚踝,有与你一样的血脉与脾性。如果你从别处得知我的照片与信息,你是否会感叹,多么遗憾呐,这样与你如出一辙的女孩,竟无法得以相见。

一晃他已经离开8年6个月,三千一百零两天,你已经从一个只会哭泣的孩子变成一个持家的妻子,他若在,必然也已经两鬓斑白的老头。他可能不会再抽那么多的烟,他会经常微笑,他会下厨给你做饭,他也会夸赞你的小小优点……

后来的你是否有跟你新的孩子谈起我与我的母亲。是带着笑或是很沉默?当年无奈辜负你爱情的女孩,你是否还愿意在心底默默祝福她过的好。

每年的6月份,父亲节,你都会格外想他。你想要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做什么,或者他有没有想你,或者他最近有没有戒烟,或者他的身体是否一如往常,或者……

你大概从来不知道,我的母亲常常与我说起你。尽管后来她有了新的丈夫与孩子,可是每当她一谈起你,她的脸上总是布满喜悦和忧伤。在她最美的年华里,你给过她那样一段美好的爱情,她竟那样草草辜负。

每年的农历7月,他的生日,你总想送个蛋糕给他,或者一条领带,让他看起来年轻精神,或者一个高档的打火机,好让他在别人面前炫耀一番,或者一块手表,或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呐。

每年的10月份底,他的忌日。你总会觉得不安,犹如那年他突然离去的消息带来的震惊和悲沧,你无时不刻的在试图忘记他,你却又时时怀念他。

她常常在半夜醒来抚摸她年轻时穿过的旗袍,翻看当年你为她拍的那些照片。

在我年幼时的梦里我常常梦见我的母亲,她在梦里朝我伸出手,问我是否愿意跟她走。我点头她就过来拉住我的手,一直走一直走,前面的路没有尽头。我摇头,她就捂着脸在原地蹲下身去哭泣,喊你的名字。

在我年少时她常常问我是否想念你,是否想要见见你。她说,不知道你的父亲是否过的好。她说,我多怀念当年的那个少年呐。她说,我多懊悔当年留他一个人在风雨中奔波。

她与我说起她初见你时心底突然涌动的情潮,如同湿湿的草地上突然冒出来一朵湿漉漉的蘑菇。我坐在对面逆着光看她。如看一个满脸沧桑的老人在儿孙面前絮叨一些年轻时的琐事。母亲的脸上早已失去了年轻时的光彩,头发干燥如一堆枯黄的草垛,眼角的鱼尾纹早已无法掩盖,手掌因为常年的劳作而变得粗糙,腰身因为高龄时再产而变得臃肿。

我亲爱的父亲,你是否能预见20年后的母亲,竟苍老的如此迅速。因为生活的颠沛流离而早已变成世间最为平常的妇人。

她曾经是那样温婉雅致的女人,对爱情对生活都有异于常人的理解与宽容。大抵是上天对她的惩罚,离开你后她并未过的好,内心始终藏着对你的愧疚,对因为自己的偏见而无法让我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懊恼。她因为不愿面对你与她的孩子而远走他乡。再嫁时已是离开你后的第10年,听外婆说,在青海的那些年,她过的很艰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