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双残损而温暖的手掌

慵懒的日光还慵懒而娇气地躲在幢幢黑云的骨子里

阿爸,那双残损而温暖的牢笼当黎明(Liu Wei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还没唤醒沉睡的中外疲倦的日光还慵懒而娇气地躲在幢幢黑云的骨子里半梦半醒中犹如又见到了这熟练的背影那是老爹厚重而平实的后背

睡眼朦胧中就如又来看了那熟习的背影

其时春那暖和的夕阳还没完全驱散冬末的寒凉当岁月的风风雨雨还在江湖悠闲游荡古桥遗梦的栅栏里好像又隐隐浮动着那香甜而沉毅的背影洗浴着朝霞的宏伟佝偻着腰,面朝贫瘠荒芜的黄土,背向茫茫而盲目标天幕在本乡的土地上用汗水与努力尽情地书写着生命的古道心肠

那是阿爸厚重而平实的脊背

那双干如衰竭的手,粗糙而老大像一片被日子烘干的落叶,零落碾作尘土像一条被饥渴土壤用力吮吸而恐慌的河水,苍白而虚弱透过晨光你能够清楚地看看它的经络那卒然显现的精骨、微弱颤动的脉搏、光泽暗淡的身躯被岁月的荒疏与消极渲染地痛快淋漓

////

清劲风清角吹寒,风起尘飞扬州大学地,欣然选取季节的洗礼灿烂春光,繁花草木大肆轻舞着鲜艳妖艳摆荡在俗尘中,大肆狂热,倾情忘怀而自己的阿爸,被慢性囚徒入岁月那座残酷灰暗的囚徒室独自默默承担生活道路上的全数曲折与震荡用那双残损的牢笼,为你遮风挡住雨为您撑起一方安逸舒心的天幕

那阵子春那暖和的夕阳还没有完全驱散冬末的寒凉

大雨濡湿了双眸眼角留下斑驳而沧海桑田的泪水印迹他像是一个麦田里忠实的守望者对故土那片热土爱的香甜隽永守着一方水土紧握后生可畏把田锄赶着多只天命之年的老黄牛耕耘一片悠闲乐土在明媚的春色中耕耘着希望

当岁月的风风雨雨还在世间悠闲游荡

她那极富的双肩背负着生活的困苦特出与辛苦岁月老葱,残败落红谢了度岁依然芳菲满枝桠而他的模样已经被岁月精雕细琢变得片甲不归而削瘦阿爹,那双残损的手掌为儿女托起了一方愿意的天幕那方天空澄澈明媚、云淡风轻、赵歌燕舞阿爸,用黄土下葬了青春给男女留下一片温热

古桥遗梦的栅栏里好像又隐隐浮动着这香甜而沉毅的背影

岁月前面,荒沙弥漫了等待耳边传来老爹孱弱的呼吸阿爹永恒把儿女视为掌心里最难得的宝贝牢牢地握着,留神地呵护着,温柔地保护着用他这双残损而粗糙的手掌为子女缝补难过,一丝一毫在时段的针脚里,串起了类别的记忆与思念遇见她是你今生最大的甜美,而你是她前世今生最深的念对男女不离不弃,是壹个人父亲不舍的温润与回顾

冲凉着朝霞的宏大

自己在心上细细钻探出阿爸的皇皇魁梧他那坚强魁梧的皮肤,宽厚的肩头,慈祥的的微笑他踩着泥泞,跨过老秃顶子,淌过万水只为儿女寻意气风发树繁花,为孩子筑起风流倜傥道坚强城郭

佝偻着腰,面朝贫瘠荒凉的黄土,背向茫茫而盲目标苍穹

阿爸,轻轻抖落肩上的那后生可畏缕温馨的太阳掉在家门那一片贫瘠的泥土里时刻不惊不扰,他淡定从容,安稳如山她还是赶着叁只老黄牛,在土地里沸腾着岁月的沧海桑田

在本土的土地上用汗水与勤劳尽情地书写着生命的有求必应

生命的历程潺潺流淌着父爱的爱护与深沉老爸,那双残损而温和的手心继续不停地给男女安稳与温柔时光阡陌,感恩阿爸,记取那份无私而深沉的父爱它如生机勃勃份血色的暖,鲜艳而热烈

////

老爹你的音容笑貌,你的一点一滴

那双干如干涸的手,粗糙而老大

自己都会将它写进歌里,嵌入小编的生命

像一片被时光烘干的落叶,零落碾作尘土

融合笔者写的文字里,笔笔素简编辑成传说,延伸入时光深处

像一条被饥渴土壤用力吮吸而贫乏的河流,苍白而柔弱

父爱,50%隐忍,六分之三深沉父爱,平淡如土,浓厚如酒父爱,隽永如风,安稳如山阿爹,阿爹节欢乐

透过晨光你能够清楚地见到它的经脉

梧桐月/文,1337228353

这突然显现的精骨、微弱颤动的脉搏、光彩暗淡的肌肤

版权小说,未经《短艺术学》书面授权,严禁转发,违者将被追究法律权利。

被时光的萧疏与消极渲染地酣畅淋漓

////

和风清角吹寒,风起尘飞扬

满世界,欣然接纳季节的洗礼

灿烂春光,繁花草木恣意轻舞着鲜艳妖艳

摇动在红尘中,狂傲不羁的闹饮,倾情忘怀

而自己的老爸,被徐徐阶下囚入岁月那座严酷灰暗的地牢

单身默默承担生活道路上的漫天波折与震荡

用那双残损的魔掌,为您遮风挡住雨

为您撑起一方安逸舒畅的天幕

////

大雨濡湿了眼睛

眼角留下斑驳而沧桑的眼泪的印痕

他疑似二个麦田里忠实的守望者

对邻里那片热土爱的沉沉隽永

守着一方水土

拿出风流倜傥把田锄

赶着二头衰老的老黄牛

耕耘一片悠闲乐土

在明媚的春色中耕耘着梦想

////

他那有钱的肩部背负着生活的劳累与辛勤

日子黄葱,残败落红谢了

度岁照旧芳菲满枝桠

而他的形容已经被日子精雕细刻

变得全军覆没而削瘦

老爹,那双残损的魔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