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恐怕会重返吧

妈妈,我向你敬礼,你是一堵墙,虽然斑驳,但强于铜墙铁壁;虽然暗淡,但美于百花争艳;虽然老旧,但一如从前的新,愿你永远屹立不倒,在我的天空。

爸爸,你还会回来吗
文:程墨 编:清风
480×35″ src=”” width=480
height=35>

在这样一个小家庭里,一个中国最普通的家庭里,却又一堵不平凡墙,这堵墙,暗淡、老旧,有岁月留下的道道伤痕,在我的记忆里,它们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刻骨铭心,仿佛那墙上的每一道伤痕都是刻在我的心头上一样,让我痛彻心扉。

眸含泪心忧伤 天上人间父不还拙笔难描画像 泪水潸然满纸张——引言
又是一年清明雨上,又是一翦寂寥成殇,本打算不再写祭拜之类的文字,让渐次沉重的心放松一下。无奈,看见路人行色匆匆,大多手里都提着冥币、纸钱、元宝之类的物事。眼望这些祭祈必备的祭品,心再一次颤索,一股浓浓的思亲之痛悠然袭上心头。
独自静坐在荧屏前,手里敲击着键盘,博大的父爱,无私的奉献,我成长的点点滴滴如刀刻斧凿般铭记在心,每每想起,记忆犹新。任眼中的泪水潸然,将这顷刻的心痛凝结成一棵老树,一抹夕阳,一位父亲,这景总在心间徘徊的情愫撕裂开来,又拼拢一起。灯息,人瘦,捻弦,望断,叹影仃怜,恒静无言。遗漏了谁清明雨上的苍凉。任思绪纠结漫溢,押韵的竟是我的叹息。
父亲,您走了整整两年零三个月了,您刚走时,我几乎不敢听那首刘和刚的《父亲》,一听就感觉您还在身边,并未走远……一想到父亲,就感觉对不想您,还有好多话没对您说,还有好多事没为您做,还有很多很多的未来没有来得及跟您一起分享,而您就匆匆的一个人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就在病痛的折磨下,匆匆地离去。
站在虚和实的两端怀念虚实,动与静的彷徨,漫不经心。洪荒宇宙,人的兴和衰,花的开与败,苍茫了生生世世的神态。来,由不得你,去,你由不得,在清明节的时空上,情由何处来,伤往哪里去。一种“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哀,总是嗖嗖的相随,总是伴着铅灰的云前往。宣纸泛黄,留下了的是一纸墨香四散的烟清小篆,
父亲天资聪慧,懂得不少道理。那引经据典的潇洒风度,那信手拈来的语言意蕴,真令我心驰神往而又不可思议。父亲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位值得敬仰和崇拜的“神”人。父亲您是一部厚重而读不完的书,这部书伴随我们成长,教会我们如何处事,如何做人。您是一座山,一堵遮风避雨的墙,为我们留下满山的果实,以及温暖的屋檐。
父亲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了一家人的天空。儿时,我最得意的是骑在父亲肩上,揪着父亲头发洋洋自得的蹬着腿,熙来攘往的人都在我脚下。我欢快地在父亲肩上蹦跶,再就做骑马状,父亲头发就成了我手中缰。父亲,人心眼好,处处与人为善。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永远是一个善良、仁慈、和蔼可亲的人。父亲经常激励我要认真读书。要把书本包上书皮……爸爸善解人意,做人做事真诚、厚道、大度。爸爸一直有一颗童心,如今的我,只有一颗滴滴答答流血的后悔之心在默默为走远的岁月,为曾经自己对爸爸的不孝之心而深深忏悔!几十年过去了,我还能清晰的记得当时父亲的神情和模样,那年那月的那一首童谣,一直在荏苒岁月伴我成长。父亲的宽容,是好多人难以做到的。
现在,人间已经天黑了,下雨了,起风了,而我的思念却越来越疼了,泪水模糊了双眼,我不知道天堂有没有下雨?您可知道那是我们思念的泪滴?生命何其实在,又何其飘渺。生和死是人类永远的命题,没有人能逃脱,希望和湮灭总是相对。父亲,震撼人心的词语,包含着多少爱,多少情。稳重,是父爱的代名词,这种爱汇聚成整个人生。父爱,是一本人生百科全书,欲读之,一辈子,很难都很难读懂。思念父亲您不是每逢清明时节才会泪眼婆娑,对父亲您的那份刻骨铭心的思念与缅怀之情在我的心里是时时刻刻、分分秒秒从未减少过。
尽孝,一定要及时!写到这里,我又止不住的流眼泪,我多想再听见父亲对我说:明天爸爸就可以回家了!
“风雨梨花寒食过,几多坟上子孙来?”爸爸,我知道你在天有灵,借着这清明节的和煦春风,借着这寒食节的一轮明月,就让儿子和你静静地寒食夜话吧!

我从小以来,妈妈给我的记忆总是那么深刻,那么清晰。

妈妈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但是在客人的面前她又总爱说话,妈妈说话的时候,我看来好像非常的紧张,总想一口气就把内心所有的话都说出来,当话语到嘴边的时候,它又是那么难以吐露,因此,在别人的眼里,妈妈就变成了一个话骡子。其实,他们什么都不了解,都宁愿相信自己眼睛和耳朵,而不愿意用一颗感悟的心去端详和倾听。有时候,妈妈会因此而说错话,当妈妈说错话的话的时候,就会遭到爸爸的责骂,爸爸是一个爱面子的人,绝不允许家人在客人面前丢脸,尤其是对妈妈的态度更加坚决。好多次,妈妈被爸爸骂的时候,妈妈一声不吭,默默的承受着,心里有再多的委屈她都是这样子,我不知道如何去劝说,只有在一旁看着,心里和她一样的痛苦。就这样,一次次的承受,一次次心里的煎熬,使她压抑多年的委屈化成了脸上一道道的皱纹,也化成了我内心的一道道刻骨铭心的伤痕。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480×35″ src=”” width=480
height=35>

澳门新葡萄京8455在线,自我上学以来,每当我遇到困难或委屈的时候,妈妈清晰的面容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于是,我默默的像妈妈一样承受了。把心里所有的怨恨强压了下去,但这觉不是懦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